我哥的女人

首頁>新聞中心>觀點評論

新國企詩歌的嘹亮之音
——《齊冬平詩選》的基因和面向

2020-07-16 11:18:00

  安歌

  詩人李瑾轉來《齊冬平詩選》囑我評論,翻閱之下,不由得心潮起伏。國有企業是共和國的長子,爲我國的經濟建設與社會福祉做出了巨大貢獻。不過,曾因體制不順,經營不善,高度集中的計劃經濟體制框架下的國有企業被當成了社會包袱和改革對象。改革開放特別是新時期以來,由于不斷探索兩權分離,推動建立現代企業制度,國有企業煥發出了勃勃生機。如果說蔣子龍的《喬廠長上任記》以小說的形式揭開了老國企求變的曆史帷幕,齊冬平的作品則集中反映了新國企發展的現實成就。

  不得不說,新國企雖然承擔著傳統國企作爲國民經濟支柱和執政黨物質基礎所賦予的政治、和社會責任,並承擔著對的控制、影響和帶動作用,建設的主體作用,參與和競爭的龍頭作用以及在構建社會主義和諧社會中的陣地作用等諸多新的曆史使命,但反映新國企波瀾壯闊的發展曆程和熱火朝天的生産場面的文學作品特別是詩歌篇什卻鮮少問世,這顯然與習近平總書記任何一個時代的文藝,只有同國家和民族緊緊維系、休戚與共,才能發出振聾發聩的聲音的要求不合拍,也與詩歌是時代前進的號角、最能代表一個時代的風貌、最能彰顯一個時代的風氣的使命不匹配。這個意義上,齊冬平作爲在中央企業工作三十余年的中堅人才,以強烈的時代意識和現實關注,創作出大量脍炙人口的詩歌作品,去深切回應、反映國企改革發展及其對社會生産全方位的促動,是當得起新國企詩歌的代言人和旗手這樣的稱號的。

  所謂新國企之在哪裏呢?一言以蔽之曰使命新、體制新、機制新、思路新、戰略新和文化新。這意味著,當國有企業以嶄新形象矗立在世人面前時,她急切呼喚具有現實品格的詩歌作品去抒寫、頌歎和構建關于經營生産、發展變革的主人翁式的經驗、情感和夢想。《齊冬平詩選》共分爲六個部分,雖然與工作密切相關的只有兩個專題,但這是詩集裏面最厚重、最堅實也是與時代/曆史結合最密切的章節。在《創業者之歌》《武帝》《凝固的山口》《中冶人的贊歌》《中冶禮贊》《中冶旗幟》等等這些作品中,齊冬平將新國企置于當代中國乃至國際社會的客觀宏大背景中予以考察,既凸現出作者的現實使命感和對求新求變求效益的迫切企盼,又展示出社會發展的律動和生活變遷的悠長畫卷。也就是說,這些描述新國企的詩歌中,深廣的現實視野和對時代的熱烈關切是主基調、主旋律。

  顯然,在齊冬平筆下,創業者这个核心概念或者说形象不只是属于一代人,而是涵盖了父辈和今天的我们在时代面前所作的选择或所做的答卷。比如他的《創業者之歌》:仲夏的夜,我們遠離兒女情長/挑燈夜戰,失敗的淚水裏有親人陪伴/成功的喜悅,理解父輩當年創業的艱辛/滿月笑了,星光是那樣的輝煌璀璨/雨水和汗水將所有的累與痛洗滌/金秋時節,山花兒綻開笑顔/五谷圓滾滾,笑呵呵地走出田野/如同我們的創業之路,通往收獲季/冬雪飛舞,把我們堅毅的品質再摔打再磨煉/不懈怠,用心創造,追求一流的創意和産品/創業園內,同樣夢想的人,實現共同的夢想/民族複興的旗幟下,做真情真心真正的自己/新時代,我們用心鑄造世界,無愧有爲一代。作品中,齊冬平並沒有著力去演繹一種公共性/抽象的國有企業經驗命題,而是試圖以國有企業改革的真實而曲折的曆史事實爲背景,集中展現他們的主人公堅持不懈、奮進搏擊的心路曆程,進而回擊這樣的人生/時間命題:也許窮盡一生,……/但我們無愧于這一次寶貴的生命啊。

  李瑾在《譚詩錄》中提出:一切詩歌都是敘事的。……沒有敘事就沒有詩歌,即便詩歌表現爲抒情也是建立在敘事基礎之上。……詩歌興于事,立于事,成于事,一個詩人不會憑空而有感,如果要寫,一定是被和生活並列而行的事件/時間擊中了。某種意義上,抒情是怎麽寫的問題,而敘事才是寫什麽的問題:如果認爲詩歌是抒情的,不過是因爲我們過于注重技藝/詩性而忽略了我們自身/詩質。齊冬平的詩質就在于他省去一切浮躁、鋪張的簡樸之筆的同時,以強烈的政治責任感和社會責任感,去創作最能打動人心的題材豐富的詩歌作品——這種行動本身就是繁榮國企文學、塑造國企精神的創業者之歌。毫無疑問,齊冬平充滿創作理想和激情的詩歌來自于現實這個宏大的文學母體,同時他又是一下下被新常態下國企改革發展的生動實踐擊中的,比如《中冶人的贊歌》:看吧/這是段段用心熔鑄的曆史/幾千年的冶金史上/最光彩奪目的屬于中冶人/聽吧/這是段段必須高昂的歌聲/幾代中冶人铿锵前行的路上/不耽誤不懈怠格外深重/70年前,炮聲轟鳴/解放了的東北重鎮撫順/中國五冶誕生/就有了中冶人肩負的莊嚴使命/這是多少代中冶人的共鳴啊。

  王國維曾說:凡一代有一代之文学:楚之骚,汉之赋,六代之骈语,唐之诗,宋之词,元之曲,皆所謂一代之文学。通常的认识是,中国诗歌传统体现出来的伟大的現實主义精神,是中国诗人血脉里奔涌不息的强大基因。在齐冬平的创作中,他突出强调寫什麽即寫作立場和態度問題,和怎麽寫即寫作技術問題保持著距離——他的創作手法就是直抒胸襟,比如《中冶旗幟》:中冶旌旗迎風立 /鳌頭獨占笑蔚藍/我們激情豪邁地歌唱/站在高山之巅,七月流火/中冶人鬥志昂揚/“9·25”寶鋼湛江符號裏/中冶人用智慧和汗水傾力創造/世人驚歎,分外榮光/這是世界效率最高的綠色碳鋼板材生産基地/世界首套焦爐煙氣低溫脫硫脫硝/工業化示範裝置/笑談間攻克世界性難題/成就不亞于哥德巴赫猜想”/中冶人指點共和國火紅的歲月/“國家隊演绎激情年代。所謂感其況而述其心,發乎情而施乎藝也。齐冬平显然知道诗歌是人类思维与現實存在相结合的产物,故而他通过观察、思考、解读、把握新时代不同于其他时代的特质、新质和异质,将宏大而幽微的直抵生命内核的生命潜质借助国有企业这个意象揭示出来。

  當然,國有企業的使命不只是制造产品,它身上集中体现的是國家隊的巍峨形象,就宏观层面而言,国有企业必须在坚持国家站位、坚持雙輪驅動、堅持守正創新三個方面集中發力,更好地走出去,搞好經營的同時全面打造具有全球綜合競爭力的世界一流企業。這就意味著,國有企業走出去不僅是産品技術走出去,更是文化形象走出去,而作家包括詩人的職責就是通過企業的市場行爲和形象宣傳,向世界展示真實、立體、全面的中國形象。組詩《在大洋的那一邊》描寫的就是作爲投資開發商的中冶及其所屬企業,是如何通過融入所在國展現自己的軟實力的:“2018APEC坐落在總督路的盡處/與一排雨樹相伴/色彩在熱浪中跳躍/蔚藍與金色的市標/成爲人流過往/矚目的中心/幾個月後的深夏/會在雨聲和雷電中來臨/航班從四面八方/搭載著不同的色彩/趕赴一場盛宴。這種书写意味着,诗歌面对現實时秉持的人民的、时代的立场,不仅是诗人自己对个人创作立场、方向的定位,也是文学这一文化样式对新时代价值要求的答复,而這種揭示現實生活本相、时代特质以及书写丰富心灵世界的作品,正是我们与时代同步、与时代共鸣的矫健步履。

來源:中國冶金報-我哥的女人

編輯:徐可可

相關文檔

版權說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钢铁新闻网。媒体转载、摘编本网所刊 作品时,需经书面授权。转载时需注明来源于《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及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钢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 赞同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3】 如果您对新闻发表评论,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 责任。
【4】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电话:010—010-64411649
品牌聯盟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贞里三区26楼 邮编:100029 电话:(010)64442120/(010)64442123 传真:(010)64411645 电子邮箱:csteelnews@126.com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杨贵生律师 电话:010-58137252 13501065895 Email:guisheng.yang@dachenglaw.com

    中国钢铁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07016269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