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的女人

首頁>新聞中心>安全環保

延遲複工宅在家:霾從哪裏來?

2020-02-13 10:44:00

  新華社北京2月12日電(記者倪元錦)京津冀及周邊10日起迎來空氣重汙染,預計將持續至13日夜間,其間,全國各地全力抗疫、許多人宅在家隔離或辦公。不乏公衆疑惑,路面機動車少了,春節工廠都放假了,工地都停工了,煤改清潔能源也差不多了,飯店關門餐飲油煙也少了,社會活動水平降低了,那麽霾從哪裏來?

  受訪專家指出,靜穩天氣和汙染物排放總量過大,是此輪霧霾主要原因。持續性靜穩天氣、高氣溶膠濃度是霧霾形成、維持的重要因素,其形成後導致氣溶膠不斷積聚和凝聚,並形成更多霧滴,增加霧霾持續性。

  全線停産?感官與實際差異大

  交通運輸部規劃研究院環境所所長徐洪磊說,交通量觀測數據顯示,春節期間,京津冀及周邊地區,公路貨車、客車流量較平時分別下降了77%、39%。受疫情影響,春節假期後,區域交通流量仍維持相對較低水平,其産生的汙染排放量至少下降4成以上。

  中國工程院院士、清華大學環境學院院長賀克斌說,的確,施工工地大部分停工,車流量大幅下降,餐飲服務業、勞動密集型等服務業、輕工業大部分停工,這類企業汙染排放大幅降低。“監測數據也佐證,除夕至正月十五,區域PM10平均濃度較上個春節下降13.3%,二氧化氮下降22.6%。”賀克斌說。

  然而,專家指出,我國北方冬季取暖和區域重汙染行業相對集中,排放方面,有公衆較少關注到的地方。

  先說采暖。務工人員回鄉,居民采暖需求增長,部分農村已完成煤改氣、煤改電,但仍有1000多萬戶用煤取暖。

  “每噸散煤燃燒排放的汙染物,相當于電廠燃煤排放汙染物的15倍以上。”賀克斌說,今年春節到現在,與上一年同時段相比,農村地區衡量燃煤量的一氧化碳濃度,增加了10%以上,說明農村散煤用量較春節前有所增加。

  再說工業。目前停工主要集中在加工業、輕工業,而工業大氣汙染物排放主要來源是高汙染、高能耗的資源型行業。例如,火力發電、鋼鐵、焦化、玻璃、耐火材料、石化化工、氧化鋁、電解鋁等,這些行業往往存在“不可中斷”的生産工序,需常年運轉。

  賀克斌說,從主要工業産品産量來看,今年春節,全國鋼鐵産量較春節前小幅下降,日均鐵水産量降幅2%左右,但總體産量仍高于去年同期0.6%,北方地區除個別企業因所在地發現疫情停産外,其余企業減産幅度不大。

  相關行業協會數據顯示,有色金屬行業産量較年前有小幅波動,總體基本無變化;重點大型企業的電解鋁、氧化鋁日均産量較平時變化幅度在±3%以內,電解鉛、鋅錠和陰極銅日均産量下降幅度僅爲2%,碳素産量降幅在9%以內;平板玻璃和焦炭産量、原油加工量保持平穩。

  從汙染物在線監測數據看,賀克斌說,初一到十五期間,火力和鋼鐵行業汙染物排放量較節前下降約10%,焦化、石化、玻璃、有色等行業並無明顯變化。

  數據表明,在京津冀及周邊地區,秋冬季占比高達2/3的工業和采暖所排放的大氣汙染物,並未大幅度下降,而這些排放源正是這個區域的基礎排放量。

  “當氣象條件不利導致環境容量下降時,基礎排放量未變,就會出現重汙染過程。”賀克斌說。

  靜穩、高濕、強逆溫:汙染物像“壓縮餅幹”難擴散

  一個區域氣象條件好的時候環境容量大,氣象條件差的時候環境容量小。大氣汙染程度既和排放強度有關,也和大氣環境容量息息相關。

  中科院大氣物理所研究員王自發說,今年春節以來,受假期和疫情影響,社會活動水平有所下降,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26”城市PM2.5、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揮發性有機物等主要汙染物排放量,較秋冬季平均水平下降約20%至30%。盡管如此,但遇到“逆溫”這個影響汙染物擴散的關鍵因素之一,就容易形成霧霾狀況。

  “就像壓縮餅幹,區域大氣環境容量比平時減少約50%,太行山前的城市環境容量變得更低。”王自發說,即便汙染排放量下降約20%至30%,但下降幅度不夠,還是遠超環境容量被大幅壓縮之後的承載力。

  大氣觀測和研究初步評估結果顯示,近期不利氣象條件導致環境容量大幅減小,是近期霧霾頻發的主要原因。

  北京市環保監測中心11日稱,近期北京地區中層溫度持續上升,逆溫極強,邊界層高度極低,擴散條件極端不利。

  氣象輻合:雪上加霜

  從近10年的氣象觀測數據分析,京津冀及周邊“2+26”城市處于相同的大氣流場中。有時,這些城市同步處于不利的氣象條件下,大氣環境容量整體變低。有時,發生在局部,如河南北部城市、河北太行山前城市、北京和天津周邊城市等,氣象上叫“氣象輻合”,即各個城市排放的大氣汙染物向輻合中心積聚。

  王自發說,在當前各個城市排放水平都超環境容量的情況下,哪裏發生氣象輻合,哪裏就成爲汙染物積聚區,導致該區域出現重汙染。“今年春節期間,北京和天津等周邊城市就發生了氣象輻合,出現了重汙染,所以這裏的群衆會納悶,幾乎什麽都停了,怎麽還有重汙染?”王自發說,而河南、山東等省份的城市空氣質量卻持續優良,那裏的群衆感覺到企業、汽車、建築工地停下來,還真就沒有汙染了,其實是汙染“輻合”到了其他地方。

來源:新華社

編輯:陳曦

版權說明

【1】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钢铁新闻网。媒体转载、摘编本网所刊 作品时,需经书面授权。转载时需注明来源于《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及作者姓名。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钢铁新闻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 赞同其观点,不构成投资建议。
【3】 如果您对新闻发表评论,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尊重网上道德,并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引起的法律 责任。
【4】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电话:010—010-64411649
品牌聯盟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安贞里三区26楼 邮编:100029 电话:(010)64442120/(010)64442123 传真:(010)64411645 电子邮箱:csteelnews@126.com

    中国冶金报/中国钢铁新闻网法律顾问:大成律师事务所 杨贵生律师 电话:010-58137252 13501065895 Email:guisheng.yang@dachenglaw.com

    中国钢铁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使用 京ICP备07016269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3228